第九百零六章 梼杌


  孔雀双手合于胸前十指层层打开,看上去就有如莲花出水一般,虽然是分出来的一小半气剑,但数量也足有两千,若是换一名元婴初qī的修士,十有**挡不下来

  然而昊天鬼帝的神通当真非同小可,从他身上冒出来的阴风鬼雾竟像是无穷无尽似的,触手被气剑毁去,在鬼雾的支撑下却又很快生成出来……

  宫装女修松了口气,脸上露出几分恶毒的笑意,趁着这个功夫,忙张开檀口,一道碧绿色的火线喷出

  这是她苦修百年的婴火,威力自是非同小可,那玉盒上的禁制符箓,顿时被化为灰烬了

  随后她屈指一弹,盒盖被轻轻打开

  一拳头大小的圆珠露了出来

  半透明,看上去竟然像是琥珀一般,然而却有令人瞠目结舌的凶煞之气从里面释放出来

  只见在那圆珠里面,有一魂魄状的怪物游动不止,张牙舞爪似乎想要冲破禁制……

  宫装女修从嘴里吐出一缕厉芒,围着手腕一绕,顿时殷红的鲜血滴答滴答的往下掉

  那些血液全部浸入了琥珀状的圆球,并被迅吸收

  此女神色郑重以极,嘴唇微启,吐出低沉晦涩的咒语

  随后冲那圆珠一点指

  嘶的一声,那圆珠表面出现了一道细★小的裂纹,接着却如同蜘蛛网一般,迅扩大了开来

  很快,细纹就将整个珠体表面填满,嘭的爆裂开来,碎屑四溅,一团颜色诡异的火焰熊熊爆燃

  火焰之中,那怪兽的魂魄张开大口,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□xiǎodelièwén,jiēzhequèrútóngzhīzhūwǎngyībān,xùnkuòdàlekāilái

  hěnkuài,xìwénjiùjiāngzhěnggèzhūtǐbiǎomiàntiánmǎn,pēngdebàolièkāilái,suìxièsìjiàn,yītuányánsèguǐyìdehuǒyànxióngxióngbàorán

  huǒyànzhīzhōng,nàguàishòudehúnpòzhāngkāidàkǒu,fāchūyīshēngdīchéndesīhǒu,整个天地为之变色,无数指头大小的光点出现了

  ……

  距离此处约数十里,一道惊虹正风驰电掣,突然那遁光一缓,嘎然停了下来

  林轩将神识放出,转头四顾,脸上却露出了几分骇然之色

  这是什么,天地间的真元被引动,灵气竟然被强行聚集,化为了一个个的光点,这种神通,别说自己便是元婴后qī的大修士也没有掌握

  这已经触及了此界的天地法则,能够将其运用的至少也要是离合qī的修仙者

  想到此处,林轩的表情顿时变得难看无比了

  难道这沧溟山中,竟然来了这种等阶的老怪物?

  林轩摇了摇头,不可能,虽然以天云十二州修仙界的势力,离合qī的存在肯定会◇有一些

  但绝不可能来到这蛮荒之地

  须知修仙只为长生而已,到了他men那种等级,距离飞升上界也就仅有一步之遥而已,除了大道,一切都是浮云,所以不管是人妖哪一族的离合qī老怪物,基本上◆▲都不问世事的,一心一意,想要度过天劫,从而飞升上界

  但将天地真元引动,确实需要离合qī的神通

  林轩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风暴的中心便来自那斗法最激烈之处

  显然那个地方发生了什○么变故……

  该怎么办呢?

  一时之间,林轩也有点踌躇

  如果将个人感情抛开的话,此刻最为正确的选择,莫过于掉头就走毕竟林轩能够修到元婴中qī,可以说殊为不易,除了本身的奋斗与努力,还加上一小点运气,同时也得益于他的性格,小心,谨慎,遇见事情绝不蛮干硬拼,远离危险,珍惜生命

  据林轩推测,前面虽说不太可能真是离合qī老怪,但肯定也蕴含着莫大的危险,远离当然是最聪明的做法了

  然而自己真能一走了之么?

  林轩脸上现出迟疑之色,此时此刻,他的脑海之中,理智与情感正激烈的交战着

  不用说,孔雀的情形现在肯定是不妙的

  而自己朋友不多,是否真的能心安理得的置她于之不顾?

 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

  而不知道为什么,月儿也一直没有开口,似乎不愿打扰少yé的抉择

  很快,过了半盏茶的功夫,林轩咬了咬牙,脸色却终于趋于平缓,他深深呼吸,随后浑身青芒大起,化为一道青虹,全力向刚才的目的地飞去

  “少yé,你想好了?”

  “嗯”林轩点了点头:“如果我现在一走了之,恐怕这一辈子都会生活在不安里我平时是喜欢远▲离麻烦,但对某些人总不能冷漠到不管,月儿,对不起,这次又要妳陪我冒险”

  “少yé”月儿叹了口气:“你干嘛像我说对不起,当年若不是你,月儿只是可怜的孤魂野鬼而已,说不定就落入了某个邪恶修士的手◎▲离麻烦,但对某些人总不能冷漠到不管,月儿,对不起,这次又要妳陪我冒险”

  “少yé”月儿叹了límáfán,dànduìmǒuxiērénzǒngbúnénglěngmòdàobúguǎn,yuèér,duìbúqǐ,zhècìyòuyàonǎipéiwǒmàoxiǎn”

  “shǎoyé”yuèértànlekǒuqì:“nǐgànmaxiàngwǒshuōduìbúqǐ,dāngniánruòbúshìnǐ,yuèérzhīshìkěliándegūhúnyěguǐéryǐ,shuōbúdìngjiùluòrùlemǒugèxiéèxiūshìdeshǒu里,这百年来,我men相依为命,名为主仆,少yé却对月儿百般维护照顾,小婢几次修炼出错,若没有你,也早陨落了,所以这一辈子,不管成仙成魔,还是中途陨落,月儿总是陪着你的”

  这番话真情流露,林轩听了也很感动,嘴角边却故意露出笑容:“傻丫头,胡说什么,这么多大风大浪我men都闯过来了迦罗古魔也不能将妳我如何,难道这次还能怎么,放心,修仙虽然不易,但我men一定能够飞升上界地”

  “嗯”月儿点了点头,小脸上露出两朵淡淡的红晕

  ……

  灵力所化的光点被怪兽魂魄吸入,只见牠一声大吼,那飘忽的魂魄竟然实体化了

  昊天鬼帝眼睛一眯,这种神通他非常熟悉,凝魂化形,重塑躯体当年他进阶元婴以后,就曾有过类似经历

  然而那过程并不轻松,且需要数日之久,可眼前,不过几息的功夫,那怪兽竟然就完成了塑体,怎么可能,难道牠的境界居然是……

  念及至此,昊天鬼帝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,怪兽的形貌也进入了视线里

 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可怖诡异到了极处,人面,虎足,阔口外长着白生生的獠牙,长长的尾巴上有黝黑的尖刺,身体表面,被一层长长的毛发覆盖着

  不止是他,光头大汉也惊愕之极,做为元婴中qī的修士,自然见识广博,可这种形貌古怪的妖兽,简直听都没有听说过,根本就不像这一界拥有

  “梼杌”

  孔雀仙子掩口惊呼,俏脸上竟然露出了害怕以极的神色:“不……不可能,这是四凶之梼杌,此乃上界怪物,你men怎么可能拥有牠的魂魄?”

  “哼,道友果然不愧是妖族,居然能够一眼将梼杌认出,宗主为何会拥有此宝,我也不知道,不过这虽然是上界神■兽的一缕分魂,但对付妳却已经足够,妳不是很厉害么,居然断我一臂,不将妳抽魂炼魄,本夫人实在是难消心头之恨的”宫装女修的声音充满了怨毒恶狠狠的开口了

  “什么,这是梼杌?”

  以昊天鬼帝▲☆的狗扑,也忍不住失声惊呼

  这怪物的名字,他当然听说过,传说在灵界,有四灵四凶

  四灵分别是凤凰,真龙,麒麟,元龟

  四凶则是混沌,穷奇,饕餮,还有这梼杌了

  四灵四凶□乃是对头,同时也都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大神通,即使在灵界,也属于顶级的存在

  虽然眼前仅仅是一缕魂魄,但出现在人界,也未免太古怪了

  难道竟然是上界修士,带过来的?

  昊天鬼帝骇然的想着,可即便是上界之人,普通修仙者也根本没有机会见到四凶,而且梼杌残忍歹毒,遇见修士早就一口吞了

  而此人居然能得到牠的一缕魂魄,显然在上界也是有名有姓的高阶存在了,这样的高手,破碎虚空到下界做什么……

  昊天鬼帝脑海中转过无数念头,但很快就抛诸脑后,这样的秘密可是不自己能够沾染的,知道了对小命多半没好处

  耳边传来“咯咯咯”娇笑的声音,将梼杌放出来以后,宫装女子的脸上又恢复了骄狂之色:“去,将那贱人给本宫生吞活剥,只需要留下妖丹与魂魄”

  然而梼杌一动不动

  宫装女子秀眉微皱,单手掐了一道法诀打出:“你没有听见本宫的话么,快去将那贱女人给我吞了”

  “妳……命令我?”梼杌转过头,口吐人言的说

  见对方脸色不善,宫装女子不由得一呆,表情难看起来:“不可能,我已经在你身上下了血咒,你应该听命于我,怎么敢违抗我命令的”

  “哼,什么血咒,不过是以精血做为媒介,临时建立的低阶封印罢了,我虽然仅仅是一缕分魂,但这样的东西,怎么可能束缚得了本尊?”梼杌声音低沉,铜铃大的眼珠之中,隐隐有血红色的光芒冒出

  宫装女子终于有些惊慌了,见梼杌一步步的逼近自己,吓得话都有些说不清: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,你被封印在那法器之中,可是我将你放出,你不能恩将仇报”

  “恩将仇报?笑话,难道你不知道本尊乃是灵界四凶,罢了,你对我确有恩德,我就将你吃掉当作报答好了”梼杌说完,张开大口,发出一阵猖狂而难听的大笑

  同时跺了跺足,一道红色的光霞飞掠而出,半空之中化为一道直径丈许的月牙,势夹劲风,狠狠的劈向了那女子的头颅

  宫装女修骇然失色,银牙一咬,忙将那对银钩法宝祭出……

  
///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7 澳门永利赌场 - 简单从这里开始 版权所有 - 澳门永利赌场 - 简单从这里开始

澳门永利赌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