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八十四章 月儿之迷雾


  “怎么,少宫主莫非发现了什么?”聪慧和尚转过头脸露疑色的开口

  “不错,各位道友,你们不觉得这个地方有些奇怪么?”不等众人回答,田小剑已自顾自的往下说:“死的修士如此之多,而且似乎全是元婴级的高阶修仙者,你们看看周围的残垣断壁,残留了如此之多的斗法痕迹,可难道不觉得少了点什么?”

  “少了点……”红发老者眉头一皱,他可并未发现有何不妥

  那中年人的嘴角边是露出不屑○之色,刚才破除幻阵之时,他就对田小剑大感轻视,认为他不过是侥幸晋级的毛头小子,这里除了尸骨,哪里还有什么

  唯有那银发妇人的声音传入耳朵:“不错,老身也觉得有些不妥,死了如此多的高阶修仙者,为●何一件法宝都没有残留,甚至连法宝的碎片也没有

  “哼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或许在我们之前,已经有人到过此处那些法宝与残片,都被他们给拣走了”中年人如此这般的说

  “孙道友言之有理,若是如此,那出口必在附近某处”聪慧和尚的脸上露出几分喜色,他可不觉得聪慧和尚所说有何不妥

  老妇人略一迟疑,倒也并没有将自己的观点坚持下去,毕竟那两人说得也有几分道理

  田小剑从地下拣起一截骸骨,眼中却隐隐有异色闪过

  不过看了一眼那几个老怪物,却再没有将心中的疑问提出

  不动声色的跟上去了

  ……

  而另一边,林轩已大有进展,这土属性阵法他虽然认不出来,但似乎也不是特别繁复的那种,经过一番试探,隐隐已将牠的特点摸索了出来

  虽仍不能轻松破除,但比起使用蛮力已好上了许多,而以自己目前的阵法知识,似乎也只能做到这一步

  念及至此,林轩决定破阵了

  他伸出手来,在储物袋上一拍,几杆阵旗就取了出来

  而这几杆阵旗皆是绿色,不用说,自然是木属性的

  五行之中,木正好克土,借助这套千木万陇阵,再配合自己的法宝,花上小半天的功夫,应该可以将这阵法破除

  看起来似乎也不算太轻松但人贵在知足,林轩计算过,如果真用蛮力消磨,硬破此阵的话大概需要十天半个月的

  一道法诀打出

  那几杆阵旗碧光一闪,分别没入了周围的地面,相互之间,间隔大约有二十丈原

  林轩又法力注入手中的圆盘,此物顿时亮了起来,表面隐隐出现了几个光点

  “云儿,过来”

  “是,师伯”

  武云儿一直在旁边看着,不发一言,此时听林轩召唤,忙莲步轻移,乖乖的走了过去

  “一会儿妳帮我控制这个阵法”

  林轩一边说,一边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筒简,里面有千木万陇阵的控制之法,林轩打的是以阵破阵的主意,再由自己用法宝轰击,双管齐下,必可破除眼前的阵法

  “妳先熟悉一下”

  说完以后林轩就来到了旁边,盘膝而坐,先取出几粒灵丹妙药吞服,这一路上,他法力也消耗了不少,趁着武云儿参悟阵法,自己正好休息恢复一下

  “少爷,干嘛不让我来做”月儿有些跃跃欲试的开口了

  “傻丫头,有妳忙的,破除此阵,需要玄阴鬼气,我虽然也练过魔道功法,但所学却是太杂,论玄阴鬼气的精纯程度,尚不及妳,所以……”

  林轩说到这里,便闭口不言,取出两块晶石抓在掌心里面,运气将体内丹药化开,天知道破除这阵法之后还会不会有别的危险,当然要保持最佳状态

  这一打坐,就是数个时辰之久,随后林轩才睁开眼眸

  法力神念虽不能说完全补满,但也处于了极佳的状态

  “云儿,怎么样,此阵法可参悟了?”

  “师伯放心,云儿绝不会误您事的”少女笑靥如花的开口,她如此年轻就能结丹成功,除了有名师辅助本身资质自然是不错的,仅仅操控,这几个时辰早就演练熟了啊

  “好”

  林轩点了点头,脸上露出满意之色:“月儿,妳也出来”

  “是”

  白光一闪,☆一位娇měi可人的少女凭空出现在了眼前,武云儿不由得吓了一跳,忙将神识放出向前一扫

  阴魂

  而且修为已到了凝丹期顶峰

  “少爷”

  见那měi貌少女像林轩盈盈一福,再●听她口中的称呼,武云儿哪还不知道两人间的关系了,心中一松,但表情却又有些凝重

  她天生第六感比常人强得多,若不是修仙百艺中的卦术实在没有什么用,她学起来肯定是事半功倍的

  这所谓的第六感指的是一种预兆,与修为却是没有什么关系的,当然,在大事发生以前,一些高阶修士偶尔也会有点预兆

  但武云儿的感觉无疑要比他们强得多

  而见到月儿的一瞬间,此女就有一种非常古怪的感觉,怎么说呢……她也不清楚,就是有些敬畏,有些羡慕,仿佛眼前这位阴魂少女非常了不起

  但究竟了不起在哪里她也迷迷糊糊,一点也不清楚

  而便是那神通广大的林师伯,也并未给她这样感觉的

  此女不由得有些失神

  “妳盯着我干什么?”月儿秀眉一皱,略有不满的开口,从自己一现身,那武云儿就上下左右的将自己打量个不停,那眼光让人极舒服,月儿心中有些毛毛的

  “对不起,是晚辈失礼”武云儿忙盈盈拜了下去,对月儿,她有一种天生的畏惧声音中竟透出了几分惶恐之意

  “好了,好了,也没什么,妳也是凝丹期修仙者,按规矩,我们平辈相称就可以了”

  月儿天性平和,见对方对自○己一副畏惧之色,脸都吓白了,反而不好意思起来,同时心中奇怪,自己也不过随口说了她一句,就算语气重了些,也不用这样,难道自己真这样可怕?

  想到这里,小丫头心中有些不安起来,忙偷偷的看了旁边的林☆轩一眼,小脸红红的,淑女,看来要淑女一点了

  林轩则微微扬起头,重将破阵之法在心中做了一番推测,他可不想中间出现什么差错,俗话说,一心不能而用,故而两个丫头间发生的小小插曲,他根本就没有留意

  过了约一盏茶的功夫,林轩睁开了眼眸,化为一道惊虹,像前方飞去了

  不过并没有飞多远,大约百余丈左右,就重悬停在了半空

  “云儿,可以开始了”

  林轩嘴唇微动,声音凝聚成线传入少女的耳朵

  武云儿清醒了过来,将刚才那古怪的感觉放到一边,吸了口气,伸出一根白皙的手指,缓缓向悬浮在胸前的阵盘点去

  呜……

  声音低沉而厚重,仿佛从脚下的地底发出随后“嗖”的一下从泥土中喷涌出几道青色的光柱,看位置,正是埋藏阵旗之处

  最开始,那光柱仅有儿臂粗,但很快,却迅扩大了,直径变成了丈许左右,倒是没有直插云霄,但也有数十丈高

  武云儿脸上■却丝毫不敢有懈怠之色,双手法诀变幻不休,从她的指尖,不停有五颜六色的法诀激射而出,没入到阵盘里面……

  那阵盘一阵颤抖,而那几道青色的光柱,也开始发生变化了,如果有凡人在此,肯定会顶礼膜拜,因★为那光柱以肉眼可见的度,变化成了一棵棵的参天巨树

  林轩嘴角边流露出赞许之色,这千木万陇阵也算是高级阵法,而且颇为玄妙,武云儿并未学过阵法之道,却这么快就能操纵得得心应手,还真是有几分不凡之处,难怪琴心会收她为徒

  jì然此女做得不错,林轩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,袖袍一拂,九天明月环已飞掠而出

  随着林轩神念的驱策,一道接一道的环影在半空中浮现了

  “疾”

  林轩伸指向前点去,那些环影往中间一聚,一道白蒙蒙的飓风凭空而起,里面隐隐有无数圆环的光芒闪烁,声势看上去非同小可,狠狠的朝着前方压过去了

  如此大的动静,那阵法自然被触发,只见黄光一闪,一céng有些昏暗的护罩出现

  与普通的禁制不同,那护罩表面居然有许多凸凹不平之物,而且像云céng般缓缓翻涌

  轰

  从牠里面,射出数以百计的光柱,转瞬间,就与飓风相触

  九天明月环的威力非同小可,然而居然被轰散了,不过林轩脸上并未露出惊怒之色,这早就在他预料之中

  想要破除此阵,可不是那么轻松,不仅要与武云儿操纵的阵法相配合,月儿一会儿也必须出力的

  林轩只不过是要将这土属性阵法引动,此时牠的位置已完全暴露了,武云儿咬了咬贝齿,一道三色的法诀像那阵盘打去

  呜呜的嗡鸣再次传入耳里,那几棵参天巨树同时抖动,数以万计的树叶顿时缤纷落下来了,往中间一聚,如一堵绿色的海潮,铺天盖地的像那昏黄的护罩汹涌而去

  
///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7 澳门永利赌场 - 简单从这里开始 版权所有 - 澳门永利赌场 - 简单从这里开始

澳门永利赌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