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斗智斗力


  蛇蝎仙子意外陨落,清源尸王惊恕交集,然而在难以置的神情里,却又隐隐流露出一丝惧意

  那玉如意威力如何,尸王同样心里有数,就算是对上离合后期的修仙者,也能抵挡片刻,怎么却莫名的死在了一◎元婴后辈的手中

  这qí中,究竟隐藏着什么bú为人知的秘密,那鬼煞阴墨是什么东西?

  然而此时此刻,哪有时间追根究底,他虽然想为爱妻复仇,但俗话说,双拳难敌sì手

  林轩加上阵▲法之力,他应付起来已艰涩无比,何况旁边又来了一个能够灭杀离合修士的少女

  权衡利弊,尸王心中已萌生退意

  然而林轩斗法经验何等丰富,这三百年来历经血雨腥风,与人争斗无数,见对手眼光闪烁☆,已猜到他心中的打算了

  想走,哪有那么轱松?

  战局变幻莫测,自己好bú容易占到上风,当然bú能任由对方逃脱,痛打落水狗是最佳选择

  “喝”

  林轩一声怒吼,浑身的法力如决堤之水一般,蜂拥像手中的短剑

  顿时仙气氛氩,苻文闪烁,通天灵宝可是非同可,有如无底洞一般,转眼就将林轩的法力吞噬了大半

  了

  一股磅礴的威压朝着sì周扩散开来……百余丈远处,清源尸王见了此幕,脸色变得越的阴沉了此时bú是,说bú定自己也会陨落,月儿已经赶过来了当断bú断,反受qí乱,必须早做决断脸上戾气闪过,这万年尸王有些;$浊的双眼终于变得清明起来伸出手来,狠狠在自己胸口一拍,他身体周围的尸气顿时翻涌起来

  原本是苍白之色,渐渐的,颜色却越来越深邃了,最后漆hēi如墨,闪烁着诡异的光泽

  林轩瞳孔徽缩,虽然bú知道这老guài物想要做什么,但◎自然bú会让他轻松施法的

  破敌就在此刻

  林轩右手狠狠向下挥落

  无声无息,一道十余丈长的剑芒出现在了视线里

  从规模来说,比魔缘剑历次攻击都要逊色,但这一剑威力如何●zìránbúhuìràngtāqīngsōngshīfǎde

  pòdíjiùzàicǐkè

  línxuānyòushǒuhěnhěnxiàngxiàhuīluò

  wúshēngwúxī,yīdàoshíyúzhàngzhǎngdejiànmángchūxiànzàileshìxiànlǐ

  cóngguīmóláishuō,bǐmóyuánjiànlìcìgōngjīdōuyàoxùnsè,dànzhèyījiànwēilìrúhé●,明眼人都能看清楚

  那剑芒银亮刺目,被斗大的符文所包裹,旋转闪烁,剑未至,那凶戾之气就已铺天盖地,有若潮汐,令人心惊胆战无比

  尸王心中骇然以极,他虽然也使用了独传秘术,但舱否抵挡住◎这样的攻击也是半点把握也无

  琪-而事情到了这一步,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只见他两只利爪伸出,在半空中乱舞

  表面上看杂乱以极,然而却暗含某种玄秘,同时有古朴的咒语传入耳朵里

  “疾”

  随后这老guài物向前一点指

  那漆hēi的尸雾顿时翻涌起来,阴气如墨,形成了一个漩涡,像盾牌一样的挡在尸王的身前了

  剑芒似缓实急,百丈的距离bú过转瞬而已,很快就与尸气形成的漩涡撞在了一起

  轰

  惊天动地的撞击声传入耳朵,什么睛天霹雳,海啸山崩的声势与qí相比,都bú过是浮云而已

  剑芒尸气,互相交织,一股股罡风凭空而起,似乎呈现出了相持

  然而清源尸王可没有时间与林轩在这里拼法力

  且bú说这子难以对付,他没有多少必胜把握,关键这次进攻天涯海阁,他们对九宫须臾剑阵估计bú足,以为只是难缠罢了

  就算开启成功,也威胁bú了他们这个等阶的修仙者,然而情况却与预想的完全bú同,恝想刚才那数以万计的红色剑气,尸王就感觉浑身无力

  假如持续的时间再长一些……

  好在攻击需要蓄势,这剑气是一拨一投地,并bú能一直持续攻击

  但现在,的一拨剑气又出现在了远方天际,依旧是以十万计

  清源尸王眯了眯眼,突然伸出手来,狠命在胸口一拍,一口精血从他嘴巴里喷吐出来

  进入身前的尸雾里面

  呜呜的声音传入耳朵,那尸尊顿时变成了血红之色,凶光大做,一时片刻,竟然挡住魔缘剑的攻击了

  老guài物眼中流露出大喜过望之色,二话bú说,;$身阴气一闪,就抽身向后退去了

  此过程看似并bú繁复,qí实他已使尽浑身解数,并动用了数钟大伤元气的秘术,毕竟此时此刻,老guài物也明白bú可能毫无伤的逃脱,只要能将命保住,这点代价绝时值得

  毕竟身处禁制之中,对上林★轩他已颇感吃力,再加上那神秘少女,自己岂bú是死无葬身之地

  要赶在月儿出手以前,离开返是非之地然而打算bú错,林轩可bú会让qí称心如意的尽管魔缘剑被挡住,但林轩早就留下了qí余的后手见尸王□■抽身退后,林轩扬起头,口中一声清鸣出“嗡d”

  古guài的声音传入耳朵,清源尸王的退路上,竟然浮现出数以万计的魔虫,是事先潜伏在一旁的玉罗蜂

  老guài物先是一愕,bú过看清楚前面▲挡路的灵虫以后,脸上的惊惧之色却迅退去了

  以他见识广博,玉罗蜂自然能够认出,bú过这种东西虽是蛮荒奇虫,但眼前的仅仅是一些未成熟体罢了,

  袖袍一拂,大片的尸雾蜂拥而出,略一闪烁,就变化出无数飞针形-状的法宝来了

  天地万物,相生相克,灵虫数量众多,最怕的就是飞针形状的宝物,清源尸王虽然没有炼过,但以他的神通,用化形之术,变幻出一些飞针法宝并bú算难的

  “去”

  老guài物一声怒喝,随后便有嗤嗤的破空之声传入耳朵,那些飞针向着前方的灵虫迎上去了

  林轩见了,脸上却依旧是一副bú慌bú忙之色,轻吐一声:“破”

  神念动处,让清源尸王始料bú及的一幕生了

  砰砰之声bú绝于耳,就如同炒豆子一般,那些飞针还没有来到近前,玉罗蜂却开始自爆了

  顿时方圆数里,都弥漫着一股诡异的血腥之气,每一个玉罗蜂的体积,虽然只有婴儿拳头那么大,但上万连在一起,依旧是遮云蔽日

  这种灵虫bú仅生前悍勇,死后所形成的液体一样有非常强烈的腐蚀作用,尸王猝bú及防,一下子被漫天的液体淋在了身上

  
///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7 澳门永利赌场 - 简单从这里开始 版权所有 - 澳门永利赌场 - 简单从这里开始

澳门永利赌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