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7章 可怕的端倪!


  那凄厉的惨叫被隐藏在了轰隆隆的风暴翻动之音下,只见雾气中,奉天狼族大汉的右肩,那原本隐藏起来准备计算王林的少女,其身影生生的被逼出古之墓地雾气,无论何种修为,都要承受考验,就连三步大能都要如此,何况这个区区封灭族女子其身影刚一出现,就立刻剧烈的颢料,全身急枯萎,转眼间,就被雾气彻底腐蚀,成为了红颜枯骨却是在这雾气中,此女,再次sǐ亡但就在其sǐ去的刹那,那枯骨并未消散,而是从其nèi散出阵阵灰色光芒,转眼之下,赫然就诡异的生zhǎng出了血肉,仅仅是瞬息,那sǐ去的少女,竟再次重生其眼中露出难掩的恐惧,短短的时间nèi,她先是被王林计算杀sǐ一次,原本还在庆幸,但刚一被逼雾气冲击,顿●时就没有丝毫抵抗之力的sǐ亡

  封夭三命,至此sǐ去其二但这一切,却不是她恐惧的源头,她此刻恐惧的,是其尽管重生,还有最后一命,可她却是在这雾气nèi这雾气,杀人无形,她即便重生,但若再被雾气◎●时就没有丝毫抵抗之力的sǐ亡

  封夭三命,至此sǐ去其二但这一切,却不是她恐惧的源头,她此刻shíjiùméiyǒusīháodǐkàngzhīlìdesǐwáng

  fēngyāosānmìng,zhìcǐsǐqùqíèrdànzhèyīqiē,quèbúshìtākǒngjùdeyuántóu,tācǐkèkǒngjùde,shìqíjìnguǎnzhòngshēng,háiyǒuzuìhòuyīmìng,kětāquèshìzàizhèwùqìnèizhèwùqì,shārénwúxíng,tājíbiànzhòngshēng,dànruòzàibèiwùqì冲击,那后果……将是真正的sǐ亡少女几乎在重生的瞬间,就面色惨白鹄立刻急急后退,想要离开这雾气,但雾气之,岂能是她可以相比她身子刚一重出现,还没等退后多远,顿时雾气疯狂的涌入其身,那少女眼中露出绝望,她封灭族几乎堪比不sǐ之身,但眼下,那sǐ亡的恐惧,却是滔天而来这一切都是电光火石间生,快的不可思议,那少女被雾气再次笼罩,本已经绝望,可雾气却是在其体nèi一转,就骤然离去,不但没sǐ,反而有一股生机在其体nèi滋生,涌入眉心,形成了一个数字标示这短短的刹那间,少女经历了生sǐ,汗水打湿了衣衫,还没等回过神来,顿时就有吸力笼罩其身,骇然中无沽挣扎,直接被吸入雾气深处

  还有那奉天狼族的大汉,前这女子一步,吸入了雾气深处这一幕幕,清晰的被王林看在眼里,他日中一闪,那少女sǐ亡重生的画面,让他心神一震“我之前杀她一次,这诡异的雾气又杀她一次,可她竟然迈不sǐ!!封灭族……也未免太过强悍!□”

  “不过看她最后的表情,不似作假,那绝望的目光却是将其nèi心透出,此女,若是再sǐ亡,绝不可能又活!”王林观察入微,心机深沉,分析出此事对他来说不难

  真正让他不解的,是自己此刻○的状态,他被那雾气一冲,但这雾气入体后,却并未在眉心形成数字标记,而是化作了一股古神之力,瞬息被其眉心星点吸收

  只不过这古神之力中,存在了太多的sǐ气,有怨息弥漫,王林吸收之后,体nèi顿时就滋生了暴虐,仿若化作了一股狂暴之息,在s轰轰

  若非是他压制的快,且立刻阻止吸收,立刻就会被那气息搅乱心神但虽说如此,可驱散这股狂暴的古神之力后,他脑中却是有了前所未有的清明,这种感觉极为明显,就好似在夏冬两李穿越一般

  他眉心没有出现数字标记,如此一来,就没有被那吸力牵扯,身在雾气中,王林目光闪烁,脑中不断地分析起来

  渐渐地,他双目越来越亮,回忆那数字标示与来此地时所◇处的方位,却是眼中瞳孔猛地一缩

  “那数字标示,外人看不懂,但那分明就是古之文字!这里,莫非就是那贪狼所说,其离开古之墓地的方向!”王林砰然心动,眼中精光闪烁,他猛地转身,直勾勾的盯着雾气深处◎,那吸走了奉天狼族大汉与少女的方向

  “难怪我眉心没有出现那古之文字的标示……难怪那雾气进入我体nèi,反倒化作了一股古神之力……那大汉眉心的数字,是14……那女子眉心,是2q……”王林舔了舔嘴唇,日露沉吟

  “此地危机四伏,那古之墓凶险重重……去,还是不去!”

  之息后,王林眼中露出果断,他性格本就是如此,富贵险中求!若是放弃了进入古之墓地,想要再遇到其开启,不知要何年何月,甚至其一生,怕是都没有这样的机会目光一闪,王林神色冷漠,透出谨慎,直奔雾气深处疾驰而走

  越是危险,佼越是代表机缘与造化的存在“古之墓地,就让王某去见识一下,到底存在休么样的可怕与造化!我身为古神,进入这里定然比之旁人要好处多!”

  王林身若游鱼,急急前行中,果断的放弃了吸收这充满了sǐ气与怨息的雾气,尽管这雾气,可以壮大他的古神之力,但王林知晓,一旦去吸收,自己怕是神智就会不属于自己,而是被那sǐ气与怨息操控,成为活sǐ人一般王林度越来越快,但其神色却是为谨慎,虽说不是心翼翼,但却相差不多,他这一生,就是靠着这份谨慎,方才度过了一次次生sǐ危机若说鲁莽,唯有去算计那疑似掌尊之人一行,此事是他一个疯狂的念头,这念头出现的没有什么端倪,准确的说,是在与一代朱雀交谈后,突然滋生

  且他心中,为了此事还生出了不少理所当然的想法与理由,是融入夭运子之魂去推衍计算,甚至还打定主意,一旦那里真有掌尊闭关,若是其重伤略有恢复,自己就立刻以那玉简逃回界nèi

  这一切,似乎都是他自己的想法,自然而然的出现

  但,在那火雀族圣地逃出后,从王林开始怀疑那中年男子是否就是掌尊之时,他却浮现了一个可怕的疑惑……这个疑惑,让他身体寒“我为什么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,升起如此疯狂的念头……”只是这个疑惑刚一出现,就立刻消散在其脑中,似乎自然而然的,便有其他事情扰乱,让他几乎忘记了在怀疑掌尊身份时,曾出现了这样的一个疑惑

  但此s·1,在进入这雾气后,他脑中突然的清明起来,仿若这雾气nèi与外界,是两个天地,冥冥之中有股不知何时降临在王林身上的力量,在他进入这雾气后,被生生嬉阻断这股冥冥之力的消失,让王林那被消散的疑惑,再次升起,却越来越浓,仅仅是片刻,他就惊出了一身冷汗

  猛地回头,王林sǐsǐ的盯着身后翻滚的雾气,其目光似乎可以穿过无尽,透出雾气,看到那平静的太古星辰

  许久之后,王林收回目光,其眼中露出一丝恐惧,这种感觉,他这一生从未有过,越是回想自己来到太古星辰后的一幕幕,王林就越是感觉好似有一股力量,在冥冥之中操控自己

  沉默片刻,王林眼中恐惧被寒光取代,仔细的沉吟了许久,确定这进入古之墓地的事情,是他自行分析后决定,而非冥冥出现后,转身直奔雾气深处而去

  他度越来越快,几乎化作一道zhǎng虹,在不断地接近这雾气深处时,看到了一个个挣扎的修士,被吸力横卷,从其身边呼啸而过

  这些人,眉心全部都有数字标示、45、71……”王林沉默中渐渐接近了这雾气的至深之处,远远的看到了雾气nèi,一条狰狞的●裂缝那裂缝中的世界,没有雾气,但却有阵阵扭曲,尽管如此,可王林还是一眼就看到,其nèi那一个个漂浮的碎石之上,一尊尊狰狞的头颀古之墓地王林目光一闪,迈步就要踏入那裂缝,但就在这时,突然四周的雾气轰鸣,■王林猛地转头看去,却是双眼一缩

  只见身后雾气翻滚中,轰鸣不断,却是从其nèi,缓缓地走出一人,此人是一个中年文士,但样子却是极为俊美,隐隐似女性一般!只不过此刻略有苍白,显然走到这里,对他来说很是艰难

  他身体外环绕九块奇异的雕像,这雕像没有头,或怒、或喜、或悲等等九计表情,每一个雕像的表情都不一样,它们环绕在这似女子一般的文士身边,散阵阵淡黄之芒,生生的从雾气nèi,使得那支士走到了这里这文士的眉心,同样没有数字标记!他看到了王林,疲惫的脸上露出诧异之色,王林神色如常,但心中却是有大浪起伏,他清楚的知道这雾气的强大,但眼前之人,竟然生生的走到这里,没有开口,王林转身直接一步踏向裂缝,就要进入那古之墓地“这位道友,能不能帮忙一下?”很是好听如女性一般的声音,从那文士口中传出

  太古星辰nèi,一处无边星空中,有一个巨大的宫殿漂浮,这片星空,似乎被隐藏在了太古星辰nèi,无人可以找到

  宫殿中,略有昏暗,唯有几盏烛火,在明暗不定的燃烧,出轻微的啪啪之声

  借着火光,可以隐隐的看到,在这宫殿的地面上,有一口井,井nèi有水,水面如镜折射出三团烛火,●分不清真实与虚假

  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袍nèi,看不到半点相貌的身影,默默的站在井口旁,望着水面,那水面nèi,除了被倒映出的三团烛火外,还有一个白身影

  这身影,赫然就是一一王林!王◆林的身影-,被那三团烛火环绕,好似封印但就在王林在那太古星辰,踏入雾气中的刹那,这宫殿nèi的井中水缸,顿泛波澜涟漪,起了抖动,似被一股不属于此界的力量干扰,在那抖动中,王林的身影扭曲起来,最终渐渐消散

  “古墓突然开启,扰乱了老夫的计划……可惜……可惜……井中捞月,只差了一丝……”那全身隐藏在黑袍中之人,望着这一切,平静的沙哑苍老声喃喃传出,他抬起右手,露出干枯的手指,还有那细zhǎng略有弯曲的指甲,点在了水面

  古之墓地,涉及很广,重之又重,需斟酌下笔

  请到网

  
///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7 澳门永利赌场 - 简单从这里开始 版权所有 - 澳门永利赌场 - 简单从这里开始

澳门永利赌场